您当前的位置:贝斯特全球最奢华 > 新闻资讯 > 行业动态 >

上大学本身成本已经很高但转专业进一步增加上

来源:未知 时间:2019-10-22 20:30
       

  摘要:在本科学生中,近六分之一的学生需要超过四年的时间才能毕业,有些甚至需时更长,这不仅增加了他们的经济负担,并且还因要偿还学生贷款而影响到他们的职业选择。

  最终她选定主修心理学专业并辅修艺术专业。然而,在上了一年的心理学课程后,她认为“这不适合我”。此外,她想确保毕业后会有一份好工作,因为她需要偿还价值5万美元的学生贷款。因此,在几乎上了两年大学后,她转去主修会计学。

  Crowley现在已经明白她已经远远落后于其他同学,她不太可能按时毕业。

  “我害怕我将不得不再多上一年大学,并且可能要再申请一笔学生贷款,”她说到,“这对我来说绝对是一个经济负担。”

  只有通过在每周六天课程的繁重日程安排之外再去上令人筋疲力尽的夜校的这个办法,这个来自单亲家庭的女儿才得以避免因延迟毕业而造成的额外时间和学费。

  Crowley算是幸运的。尽管学生们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但是在本科学生中,近六分之一的学生需要超过四年的时间才能毕业,有些甚至需时更长,这不仅增加了他们的经济负担,并且还因要偿还学生贷款而影响到他们的职业选择。

  现实是,有些人在还没有真正了解自己想要学什么的情况下便对高等教育进行大规模投资。

  关于有多少学生在上大学时还没有想好要学什么专业目前还没有可靠的信息来源。一项全国范围内的新生调查发现,约有9%的学生在上大学时没有选定专业。

  美国教育部表示,在选定了专业后,有三分之一的学生至少改变了一次主意,有十分之一的学生换了两次或更多次专业。

  “我遇到了很多人,他们说,‘我想选这个作为我的专业,但我不是十分确定。”Crowley说,她在参观国家史迹名录中列入名单的校园时会见了优秀的新生,该校园融合了法国哥特式和意大利罗马式建筑,并包括一个以巴黎13世纪Sainte-Chapelle为模型的小教堂。

  随着父母和高中辅导员推动学生们上大学,包括越来越多的学生是其家庭中第一个上大学的人。“与过去相比,现在越来越多的学生并不明确自己到底想做什么,”Chestnut Hill学校的校长Carol Jean Vale说到,“有很多选择向他们开放,他们感兴趣的东西也很多,因此只能选定一个专业对他们来说可能非常困难。”

  除了设定选专业的截止日期--通常是大二学年结束时,学院传统上并没有强有力地介入以帮助学生解决选专业的问题。

  “不知消息是怎么传开的,花更长的时间毕业是可以的。” Vale说。“但不太好。因为太贵了。”

  所以Chestnut Hill大学本学期开始了一项自愿计划,来帮助学生加快选专业的速度,通过每周拜访咨询顾问的方式来缩小潜在专业的范围。

  今年秋天,新生班166名学生中有三人报名参加了小型天主教文科院校的新学术探索计划,该计划是学生自愿选择的;三人中有两人在10周内便选定了专业。

  对于这么一个不怎么引人注目但是却持续发生的全国范围内的问题而言,这只是一个非常非常小的影响。

  根据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一个研究所进行的年度全国调查显示,10名新生中有9名认为他们将在4年内或更短时间内获得学士学位。但美国教育部报告说,只有41%的学生真正做到了。学生平均需要4.4年的时间才能从研究型大学毕业并获得学士学位,而从其他类型的学院毕业则需要4.8年的时间。

  转专业是毕业时间延迟的一个主要因素。这意味着许多学生最终选修了他们不需要的课程,然后赶着去完成他们所需要的课程。根据Complete College America的说法,这样的结果就是学士学位获得者平均一整个学期要修15个学分的课程---这实际超过他们需要的学分。因此有些人干脆完全放弃了上大学。

  例如Crowley希望在春季完成15个额外的学分,因为她不仅要上她已经放弃的专业的课程,还要上她后面追加选修的专业的课程。

  随着越来越多的学生、家长和州立法者了解到上大学可能需要比他们想象中花费更多的时间和学费,教育机构将开始关注这一问题。

  “联邦政府、州政府和校董事会都有教育措施。他们看一下仪表板,然后说‘我们的表现怎么样?其中一项有效性评估措施就是学校的四年毕业率。”Chestnut Hill大学招生管理副总裁Kevin Hearn说,大学每年的学费、开支、住宿费、膳食费、书本费和其他费用开支合计约为58000美元。

  Complete College America大学战略部副部长Dhanfu Elston说,更加紧迫的问题是,“家长们现在都在问,‘你们学校的准时毕业率情况如何?他们想知道学生多快能够毕业。”

  即使鼎力提倡四年毕业的人也认可,学生在选定一个可能决定他们一生工作的学科之前可以选择其他许多学科。事实上,Gallup去年调查的毕业生中有36%表示如果可以的话,他们会改专业。

  来自咨询公司EAB的研究表明,比起在大二学年转专业的学生,那些直接选择专业并且再也不换专业的学生获得学位的可能性实际上更小。EAB公司的总经理Ed Venit说,许多大学发现,在第一学年结束时仍然未选定专业的学生也更有可能辍学而且不太可能毕业。并且在大三结束时或大四开始时才转专业的学生中四分之三的人需要超过四年才能毕业或根本毕不了业。

  “探索是一件好的事情。我们并不是说学生不应该花时间去学习一个他们之前可能没有接触过的新领域。” Elston说。“我们想说的是,应该采用一些参数来帮助学生完成这一探索过程。学生通过选修一门课程来探索某些东西的这一做法是很棒的,如果能得到关于该选修课程是否适合他们的学术规划的相关指导,并且有学术顾问或指导老师确保学生是以一种结构合理、设计精良的方式选择专业的。”

  Elston以及其他人都认为,诸如以上这样的额外支持对于资金短缺的机构来说是很难提供,但这又却是必不可少的。

  Elston说:“对于17岁或 18岁的孩子无法确切知道他们余生到底想做什么这一现象,我认为任何上过大学的人都不会感到惊讶。”“而对于来自少数民族、有色人种、以及家族中的第一代大学生的学生时,这一现象则更加突兀。如何确保学生在选择专业之前先对该专业有一定了解和知情?这是教育机构真正需要优先思考的一点。”

  Chestnut Hill学院的高年级学生Alexis Stoner刚上大学时还没有选好专业;然后她最终选择了心理学。“我认为(选专业)实际上是要求学生选择他们往后余生想要做的事情,而这些学生们在某些情况下甚至都还未成年。”Alexis说到。

  Elston说,像Chestnut Hill这样给学生选专业提供帮助的学校仍然很少见。有些其他学院和大学在帮助学生快速选定专业这一方面几乎没有提供任何帮助,而选专业的过程可能让学生们感到压力过大,因此学生们需要强化(和昂贵)的建议。有些教师也不鼓励学生改专业。“教师们对于失去哪怕一个学生、一个有潜力的学生都是有点抵制的。”Vale说。

  Elston说,这样的结果就是:“学生们在根本不了解任何情况的前提下选择了专业。他们仍然像我们许多人在20或30年前时选专业那样——‘我的妈妈和爸爸说这就是我应该做的事情,或者这个专业我觉得听起来很酷或者我在电视节目上看过这个,这个听起来像是一件有趣的事情’。而并不是因为真正了解了劳动力市场数据有关的具体信息,以及该地区为这个专业提供了多少就业岗位,我将不得不搬家等。”

  Elston补充说到:“大多数学生甚至都不清楚他们要学的专业与最终要从事的职业之间的关系。我们告诉学生,‘选一个专业’,但是当我们问他们这个专业能从事什么工作的时候,他们知之甚少。”

  Kim Cooney是在Temple大学大三结束后才改专业的学生之一。因此她比别人多用了一个学期并且还上了暑期学校课程才得以毕业。现在,她是Chestnut Hill大学学生成功部的主任,她的办公室挂满了充满鼓舞人心的报价还有一个费城人海报,工作内容是帮助其他学生尽快做出正确的(专业)选择。

  不是每个人都是这种情况。Christopher Bunn属于那些在来到大学时还没有选好专业的约10%的学生之一。他刚开始想学心理学,然后选择了音乐教育,再然后大一学年结束时的那个夏天,他在学校财务办公室工作,决定转向会计专业。

  “这绝对是你不知道自己做出的决定是否正确的情况之一,但当你找到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时,只需点击一下,便可以转专业。”他说。

  Bunn现在上大三,他说:“转专业仍然面临许多束缚。”他必须在一个学期内完成负担很重的18学分才能按时毕业,并且还要协调好音乐、哲学和宗教研究等辅修专业。

  如果没能按时毕业的话,“我将不得不再支付第五年的费用。”他说道,这将在他已经欠下的50,000美元之上增加更多的债务负担。此外,Bunn说,“还要再上一年学。而我从来不是上学的最忠实粉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6-2018 贝斯特全球最奢华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