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贝斯特全球最奢华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金蝶遭做空 哪些机构踩雷?

来源:未知 时间:2019-04-04 21:53
       

  2018年报发布不到一个星期,明星股票金蝶国际遭遇做空。3月18日,因特立独行而有“股坛长毛”之称的大卫·迈克尔·韦伯(David Michael Webb)在其个人网站上发布报告称,金蝶国际股价在过去两年中翻了三倍有余,但深挖发现,金蝶国际其实是一只泡沫股票。随后,韦伯从金蝶国际关联贷款方、房地产投资、所得税减免等多方面做空。

  在做空报告发布以来,金蝶国际股价一路下跌,从3月15日的10.62港元跌至3月19日的8.84港元。从对应市值来看,3月15日做空报告尚未发布之时,金蝶国际市值350.76亿港元,做空报告发布当天,公司市值跌至300.89亿港元,到3月19日公司市值仍然持续下跌至291.97亿港元。这也让金蝶国际不少大股东“踩雷”。

  截至2018年6月30日,最终控制人为刘强东的JD Oriental Investment Limited持有金蝶国际28852.6万股,3月18日至3月19日以来,金蝶国际股价从10.62港元下跌17.18%至8.84港元,如果这段时间该公司依旧持有金蝶国际股票,则持有股票市值预计从30.64亿港元下跌至25.50亿港元,记者算下来,或损失约4.2亿元人民币。

  韦伯在做空报告中指出,金蝶国际从2008年至今上市已经11年,财报中的核心经营利润合计达到27.64亿元人民币,但是在扣除投资物业公平值增加、净租金收入、一次性项目、政府资助后,合计盈利从27.64亿元下降至9.61亿元,如果不算增值税退税,数据则为亏损6.4亿元。在这11年间,2018年扣除上述项目后的核心盈利只有5794万元,远远低于当年年报中所披露的4.53亿元。

  另一方面,报告称,金蝶国际向关联方提供的贷款大幅增长。在金蝶国际2018年报中的附录4显示,“关联方贷款金额”增速令人震惊,从2017年的1.64亿元增加到2018年的7.22亿元。5.58亿元的贷款都发生在去年下半年,但是金蝶国际并没有发布任何关于关联交易公告;2018年6月30日的中期报告显示应收账款净额为1.34亿元;半年前,这些贷款是贷给徐先生控制的两家公司的,但这两家公司都在金蝶控制之下;金蝶没有对增加的贷款数额进行任何解释,也没有对资产负债表进行过任何表态。

  此外,在关联交易方面,韦伯进行了大量论述。他称,金蝶国际2016年7月28日宣布的关联交易,公告中,金蝶向公司董事长、首席执行官兼第一大股东徐少春出售3家公司的股权,分别是深圳前海百递物流有限公司、深圳云之家网络有限公司、上海金蝶医疗软件有限公司。

  出售的三家公司都存在经营亏损,但是在关联交易中没有披露净资产/负债数据,出售总额为1.074亿元,金蝶国际税前录得非流动资产出售收益为1.388亿元(税后13.36亿元),这意味着三者合计负净资产3140万元。金蝶国际处置这些子公司的原因包括“减轻进一步的经营利润和对集团的财务压力”。

  但是韦伯称,金蝶国际向CloudHub和SKM分别提供了人民币6170万元和人民币1.05亿元的未偿还贷款。这份为期3年的贷款协议据称是在2016年1月1日之前进行的,在2018年12月14日,金蝶宣布贷款将再延长3年,但Cloudhub贷款减少人民币3000万元。金蝶将这两个借款人描述为“集团的重要商业伙伴”,并将“继续提供资金支持”。

  韦伯推测,金蝶国际的子公司之一云之家被用作金蝶集团资产负债表外的一部分,在获得金蝶财务支持的同时,帮助吸收金蝶产品中不可避免的部分损失,现在,这些亏损不会出现在金蝶损益表上;取而代之的是另一项大型商誉项目,代表收购价格与云之家负资产净值之间的差额。

  在地产方面,自2008年以来,金蝶国际已经将5.9亿元的投资地产升值,税前租金净收入为4.53亿元进行了预测,韦伯称,这帮助金蝶成功“掩饰”了它软件业务较差的盈利能力。韦伯梳理了2008年以来管理层讨论和分析,没有发现任何有关该业务的战略或计划,租约、租金收益或入住率等内容也没有进行过讨论。金蝶国际把这些业务统称为“其他”,尽管投资地产利润为1.507亿元人民币,占2018年股东可分配利润的36.6%。

  “这两天股价的正常波动,我们都可以理解,但是我们也不希望有一些评论导致的激烈波动”,3月18日晚间,金蝶集团首席财务官林波在全球投资者连线的电话会议中表示,金蝶的业绩是有目共睹的,公司对于金蝶的战略和未来充满信心。

  关于公司业绩问题,公司称,进行云业务转型,利润会承受一定的压力,其也强调经营性现金流和投资性房地产公允价值变动是没有关系的,2015年经营性净现金流5.56亿,2016年6.12亿,2017年8.24亿,2018年9.06亿,经营性净现金流稳健增长,体现了公司经营质量的稳步提升。

  对于被关注的关联方交易问题,金蝶管理层表示,2018年的9月和12月的公告中都有提及。

  关于收购云之家股权事宜,公司是基于公司云业务的发展需要,云之家能够承担内部协同、外部链接以及企业门户等重要作用而作出的战略决策,详见2019年3月6日公司于香港联交所发布的公告。

  关于软件增值税退税和政府补贴的问题,林波称,全球软件在中国的投资都会享受增值税退税的优惠政策,退税金额占利润比重会比较高,增值税优惠政策国家已经执行了很多年,公司有充分的理由来相信税收优惠政策会不断延续下去。此外,林波称,金蝶承接了政府的一系列国家研发项目,并不是接受政府无偿补贴。

  在做空报告发布以来,金蝶国际股价一路下跌,从3月15日的10.62港元跌至3月19日的8.84港元。从对应市值来看,3月15日做空报告尚未发布之时,金蝶国际市值350.76亿港元,做空报告发布当天,公司市值跌至300.89亿港元,到3月19日公司市值仍然持续下跌至291.97亿港元。这也让金蝶国际不少大股东“踩雷”。

  JD Oriental Investment Limited截至2018年6月30日持有金蝶国际28852.6万股,3月18日至3月19日以来,金蝶国际股价从10.62港元下跌17.18%至8.84港元,如果这段时间该公司依旧持有金蝶国际股票,则持有股票市值预计从30.64亿港元下跌至25.50亿港元。记者 林子

  2018年报发布不到一个星期,明星股票金蝶国际遭遇做空。3月18日,因特立独行而有“股坛长毛”之称的大卫·迈克尔·韦伯(David Michael Webb)在其个人网站上发布报告称,金蝶国际股价在过去两年中翻了三倍有余,但深挖发现,金蝶国际其实是一只泡沫股票。随后,韦伯从金蝶国际关联贷款方、房地产投资、所得税减免等多方面做空。

  在做空报告发布以来,金蝶国际股价一路下跌,从3月15日的10.62港元跌至3月19日的8.84港元。从对应市值来看,3月15日做空报告尚未发布之时,金蝶国际市值350.76亿港元,做空报告发布当天,公司市值跌至300.89亿港元,到3月19日公司市值仍然持续下跌至291.97亿港元。这也让金蝶国际不少大股东“踩雷”。

  截至2018年6月30日,最终控制人为刘强东的JD Oriental Investment Limited持有金蝶国际28852.6万股,3月18日至3月19日以来,金蝶国际股价从10.62港元下跌17.18%至8.84港元,如果这段时间该公司依旧持有金蝶国际股票,则持有股票市值预计从30.64亿港元下跌至25.50亿港元,记者算下来,或损失约4.2亿元人民币。

  韦伯在做空报告中指出,金蝶国际从2008年至今上市已经11年,财报中的核心经营利润合计达到27.64亿元人民币,但是在扣除投资物业公平值增加、净租金收入、一次性项目、政府资助后,合计盈利从27.64亿元下降至9.61亿元,如果不算增值税退税,数据则为亏损6.4亿元。在这11年间,2018年扣除上述项目后的核心盈利只有5794万元,远远低于当年年报中所披露的4.53亿元。

  另一方面,报告称,金蝶国际向关联方提供的贷款大幅增长。在金蝶国际2018年报中的附录4显示,“关联方贷款金额”增速令人震惊,从2017年的1.64亿元增加到2018年的7.22亿元。5.58亿元的贷款都发生在去年下半年,但是金蝶国际并没有发布任何关于关联交易公告;2018年6月30日的中期报告显示应收账款净额为1.34亿元;半年前,这些贷款是贷给徐先生控制的两家公司的,但这两家公司都在金蝶控制之下;金蝶没有对增加的贷款数额进行任何解释,也没有对资产负债表进行过任何表态。

  此外,在关联交易方面,韦伯进行了大量论述。他称,金蝶国际2016年7月28日宣布的关联交易,公告中,金蝶向公司董事长、首席执行官兼第一大股东徐少春出售3家公司的股权,分别是深圳前海百递物流有限公司、深圳云之家网络有限公司、上海金蝶医疗软件有限公司。

  出售的三家公司都存在经营亏损,但是在关联交易中没有披露净资产/负债数据,出售总额为1.074亿元,金蝶国际税前录得非流动资产出售收益为1.388亿元(税后13.36亿元),这意味着三者合计负净资产3140万元。金蝶国际处置这些子公司的原因包括“减轻进一步的经营利润和对集团的财务压力”。

  但是韦伯称,金蝶国际向CloudHub和SKM分别提供了人民币6170万元和人民币1.05亿元的未偿还贷款。这份为期3年的贷款协议据称是在2016年1月1日之前进行的,在2018年12月14日,金蝶宣布贷款将再延长3年,但Cloudhub贷款减少人民币3000万元。金蝶将这两个借款人描述为“集团的重要商业伙伴”,并将“继续提供资金支持”。

  韦伯推测,金蝶国际的子公司之一云之家被用作金蝶集团资产负债表外的一部分,在获得金蝶财务支持的同时,帮助吸收金蝶产品中不可避免的部分损失,现在,这些亏损不会出现在金蝶损益表上;取而代之的是另一项大型商誉项目,代表收购价格与云之家负资产净值之间的差额。

  在地产方面,自2008年以来,金蝶国际已经将5.9亿元的投资地产升值,税前租金净收入为4.53亿元进行了预测,韦伯称,这帮助金蝶成功“掩饰”了它软件业务较差的盈利能力。韦伯梳理了2008年以来管理层讨论和分析,没有发现任何有关该业务的战略或计划,租约、租金收益或入住率等内容也没有进行过讨论。金蝶国际把这些业务统称为“其他”,尽管投资地产利润为1.507亿元人民币,占2018年股东可分配利润的36.6%。

  “这两天股价的正常波动,我们都可以理解,但是我们也不希望有一些评论导致的激烈波动”,3月18日晚间,金蝶集团首席财务官林波在全球投资者连线的电话会议中表示,金蝶的业绩是有目共睹的,公司对于金蝶的战略和未来充满信心。

  关于公司业绩问题,公司称,进行云业务转型,利润会承受一定的压力,其也强调经营性现金流和投资性房地产公允价值变动是没有关系的,2015年经营性净现金流5.56亿,2016年6.12亿,2017年8.24亿,2018年9.06亿,经营性净现金流稳健增长,体现了公司经营质量的稳步提升。

  对于被关注的关联方交易问题,金蝶管理层表示,2018年的9月和12月的公告中都有提及。

  关于收购云之家股权事宜,公司是基于公司云业务的发展需要,云之家能够承担内部协同、外部链接以及企业门户等重要作用而作出的战略决策,详见2019年3月6日公司于香港联交所发布的公告。

  关于软件增值税退税和政府补贴的问题,林波称,全球软件在中国的投资都会享受增值税退税的优惠政策,退税金额占利润比重会比较高,增值税优惠政策国家已经执行了很多年,公司有充分的理由来相信税收优惠政策会不断延续下去。此外,林波称,金蝶承接了政府的一系列国家研发项目,并不是接受政府无偿补贴。

  在做空报告发布以来,金蝶国际股价一路下跌,从3月15日的10.62港元跌至3月19日的8.84港元。从对应市值来看,3月15日做空报告尚未发布之时,金蝶国际市值350.76亿港元,做空报告发布当天,公司市值跌至300.89亿港元,到3月19日公司市值仍然持续下跌至291.97亿港元。这也让金蝶国际不少大股东“踩雷”。

  JD Oriental Investment Limited截至2018年6月30日持有金蝶国际28852.6万股,3月18日至3月19日以来,金蝶国际股价从10.62港元下跌17.18%至8.84港元,如果这段时间该公司依旧持有金蝶国际股票,则持有股票市值预计从30.64亿港元下跌至25.50亿港元。记者 林子

Copyright © 2016-2018 贝斯特全球最奢华 版权所有